季谦先生:什么是“读经”?

我们说读经的“经”之意义,是广义的,即举凡人类智慧高明的成就,人性应该开发的所有生命内涵,都属于“经”的范围。而凡是按照人性而教学,也就在他恰当的时机,以经典的眼光来选取教材,依照最自然的方法来教他,就可以叫做“读经”。在文字的经典方面,包括了中国文化的经典,西方文化的经典,印度文化以及其他重要文化的经典。中文经典不只是儒家,也包含道家,乃至于文史诗词歌赋,乃至中文佛教译典。西文经典也不只是英文,乃至古希腊文、拉丁文、德文、法文等。印度文化经典则以梵文经典为主,其他重要文化经典则包括古典阿拉伯文经典,日文经典等等。以经典的诵读为本,带动整体语文能力的提升。所以中国语文要好,要从读经开始;西方语文要好,要从读经开始;乃至任何一种文化的语文要好,要从读经开始。我们近一百年来学英文,学得非常痛苦而学不好,就是因为外文教育采取了错误的政策,不从高度的教下来,而从低度的教上去。

教学的科目除了文字之外,其他各种课程也都是读经关照的的范围,也都可以运用读经的观念去做高效的教学。譬如:音乐、美术乃至体育、数理等。所谓音乐美术读经,就是认定艺术教育的重点在于培养艺术的心灵。而艺术心灵以能鉴赏为本,能操作为末。所以艺术的读经教育从听看名曲名画开始,先培养出高度的鉴赏能力,将来要学技巧,也就有了良好的根基了。所谓体育读经,也就是做对身体最恰当的教育,所以体育不仅是运动,应该比运动更深一层,也就是除了外练筋骨皮之外,还要内练精气神。我们建议的体育读经有两种,一种是中国武术,一种是印度瑜珈。

至于数理怎么也可以读经呢?因为如果数理是按照人性的发展而教,就可以叫做数理读经。人类的数理能力是与生俱来的,因为人的认识心灵自然就有逻辑推理的能力和认识世界的好奇心,所以数理应该是最容易的,甚至是不必教的。而且理解能力会随着生命的成长与日俱增。既然愈来会愈聪明,数理的教学就不必那么着急了。所以我们就建议不要提早强灌数理功课,而应该善于鼓励和等待,依照每个个体当下的理解能力而做适性的教学。每个孩子理解能力的发展情况都不一样,所以数理是不可以整班教的,当然更不可以全国同样年纪的孩子都学同样的课程,最恰当的教法是让每个人自己做自己力所能及的数理,教师只是从旁辅导。我的这种数理读经理论跟现代中国的数理教育完全相反。不过,如果中国想成为科学国家,非得如此做不可。
——摘自《读经教育的基本原理》

来源:王财贵读经教育推广中心 作者: 王财贵
评论已关闭。